当前位置:首页 ->

【两仪精英】 张建光接受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采访

  
张建光与师父段保华老师

概述:点穴究竟是像传说中的那般神奇,还是普通的搏击之术?这是一个长久以来人们不断在问的问题。从历史的记载来看,点穴作为一门独特功夫已经存在很久了。那为什么到了现代,人们反而看不到它的踪迹,只能从影视和文学作品中去欣赏它的神秘和高深莫测。点穴这门功夫是否真的只存在于刀光剑影的虚幻世界里,还是隐藏在某些不为人知的地方呢?

  主持人:朋友们大家好,欢迎收看今天的《走近科学》。我们都知道,现在社会上的潮流,经常会被一些影视作品所引领。比如说,现在有一个动作很经典,伴随着两句台词,那就是:指如疾风,快如闪电,说的就是“葵花点穴手”。要说关于点穴这个话题,我相信任何一个喜爱武侠小说的人都会知道,点穴这个功夫真的是出神入话,既可以让人呆若木鸡,又可以让人乎哭乎笑,甚至一指下去就可以把人点得半身不遂。应该说,其实在我们这个武侠小说以及一些武林传说当中,这个点穴功夫应该说是很多人都会的,一般的江湖人士都会一两手点穴的功夫。但是在现实生活当中,点穴这个功夫到底有没有呢?

  电视剧《武林外传》剧组的到来,在中国传媒大学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热烈的气氛,无不透露出同学们对这部戏的喜爱。这其中,除了幽默搞笑的剧情和生动的人物形象,还有什么能引起同学们极大的兴趣呢?

  飞扬的手指,潇洒地一点,让同学们再次领略到了点穴的神奇。然而,在笑声的背后,人们真的相信有点穴这门功夫存在吗?

  观众:武侠小说里头改编过来的。应该不能吧,那样都点住的话,不就乱套了吗?没有真正地见过,但我觉得应该有。/比较虚幻吧,比较脱离现实那种。应该会有这样的吧,应该,还是和中医、中国古代文化有关的吧,应该不是完全杜撰的吧。这种事实经常在武侠小说当中看到,就像飞檐走壁这种功夫。但我觉得现实生活当中不太可能出现吧。

  就在外界对点穴这门功夫猜测不已的时候,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的张维波教授特地请来了一位客人,来做一个自研究所成立以来,从来没有做过的试验,那就是给猪点穴。

  这就是今天用来做试验的猪,虽然个头不大,重量也不到十斤,但是从它暴烈的性格来看,它们不是普通的家猪。

  张维波:这个猪是广西那边的一种野猪,跟咱们普通的家猪杂交以后形成的一个新的种,习性还跟野生的有点近似,跟咱们家猪有一些区别,你看,毛都是黑的。

  客人名叫张建光,是北京一家公司的职员。从表面上看,张建光除了身体健壮之外,也看不出他是一个身怀绝技的人。面对这两头野性未驯的野猪,张建光似乎显得有些信心不足。因为在他来之前,专门走访了北京郊区的几个屠宰场。

  张建光:屠宰场的老师们说,可能就是,按他的理解,你们肯定不行,用刀有的时候,他们感觉,找不好位置的话,你捅两刀也不见得把猪能够怎么样。

  先前得到的信息,加上现场难闻的气味,苍蝇乱飞的环境以及狭小的铁笼,让张建光觉得这试验很难进行,他向张维波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 张建光:试验能不能有一个平台,或者暂时把它放到外面,暂时固定住。在这个笼子里恐怕是够戗。

  张维波:你觉得笼子里不好使。

  张建光:对。

  张维波:把它搁在这笼子里,还好抓,拿出来以后,它乱跑。不太好抓。

  张维波没有办法满足张建光的这个要求,迫不得已,只好从笼子里抓出一头野猪。

  张建光:这么拿着你看?

  张维波:这么一种状态。我觉得放手以后,它到处乱跑你怎么点?

  看到张建光迟迟不肯动手,张维波有些束手无策。这试验还能进行下去吗?其实,张维波的工作与武术研究没有任何的关系,而他自己也不是一个武侠迷,那为什么会专门组织这样一个点穴的试验呢?

  点穴之说,在历史上早有记载。明清之际,史学家黄守羲所撰写的《王征南墓志铭》中就曾记载:“有恶少侮之者,为征南所击,其人数日不溺,踵门谢过,乃得如故。”也就是说,有一个恶少欺负王征南,被他点了穴,这个恶少数日之内无法排泄。在登门赔罪,解完穴之后,才恢复正常。

  主持人:在《史记》当中有这样一段记载,说是当年曾经有人想暗害汉高祖刘邦,事情败露之后,这个人就“绝肮”而死。这个“肮”就是肮脏的“肮”。根据《史记》以及后人的研究发现,这个“肮”无非是指两种意思,一个就是指我们颈部大动脉这里,颈动脉窦,类似这样的地方。再有一个就指,控制头部的穴位。也就是说,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点住了这个穴位之后,导致自己脑部供血不足,或者是点破了颈动脉窦,导致心跳反射性停止,而自杀身亡的。这么看来,在那个年代,似乎点穴的确存在过。

  从历史的记载来看,点穴作为一门独特功夫已经存在很久了。那为什么到了现代,人们反而看不到它的踪迹,只能从影视和文学作品中去欣赏它的神秘和高深莫测。那么,点穴这门功夫是否真的只存在于刀光剑影的虚幻世界里,还是隐藏在某些不为人知的地方呢?

  张建光:神秘在它传承的很少,况且掌握的人基本上都不愿意说,所以就越传越少,越传越少,等于是,所以就形成今天这么一个局面。

  张建光今年三十八岁,从小就拜师学习武当内家拳。内家拳是以静制动、以柔克刚的拳法,相传为太极张三丰所创。因此,也有人将太极拳、形意拳和八卦拳归纳为内家拳。而在内家拳的拳法中,就有专门的点穴法。

  尽管张建光从小就练习内家拳,但是,当他想要学习点穴的时候,却发现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十多年来,张建光四处寻访能教他点穴功夫的能人,为此他去了江西、湖南等十几个省份。

  张建光:过去这门功夫可能都是比较,相对来讲都是比较保守的,过去有一些规定,包括就是说传男不传女,或者不传外性等等,一系列的算是它门里边的一些规矩吧,反正也是经过了许多的怎么说呢?许多的事情,经历了许多的事情,最后老师才同意把这门功夫传授吧。

  俗话说,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为了练好点穴功夫,十年来,张建光在工作之余,把他所有的精力都投入研究点穴的理论,掌握点穴的技术当中。虽然练习点穴的年头不短,但是张建光却说他的实战经验并不多。

  张建光:平时机会也不多,毕竟这个社会能够愿意来让给你点的人还是少之又少。平常一般自己练的都是那种,也是找一些器械/模拟的一种练习。

  当张建光收到张维波教授发来的邀请时,为人热情爽快的他却变得犹豫起来。点穴本来是运用到人身上的功夫,现在要用到猪的身上,更何况他从来没有点过猪。这样的试验会有效果吗?

  在张维波教授的鼓励下,张建光决定试一试给猪点穴,即便不成功,也为今后积累了经验。然而,尽管张建光下了决心,但试验仍然不能够进行,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没有解决。因为人的穴位与猪的完全不同,如果不能掌握它,张建光根本无法下手。
 那么,这穴位又是什么呢?
中国传统的中医理论认为,人体上分布着14条直行的经脉和由经脉横向分出的络脉,合起来并称为经络。经络系统“内贯脏腑,外达肌表,网络全身”,是气血运行转注的通道,具有“决生死、处百病”的功能。

  张建光:它的主要的理论就等于是中医的经脉穴位气血运行为基础,它的主要的功用实际上就是闭交通之道,“闭”关闭的“闭”,闭交通之道,断运输之功,使经脉断了,人体经络断了,则失去气血的运行之能,它无法运行了,经脉断了,那么血脉断了,人就会失去知觉之效了。

  按照经络学的说法,穴位就是散布在经络通路上,供气血出入会合的“处所”。14条经脉上有穴位三百六十多个,每个穴位都与内脏有着密切关系。按照点穴术的理论,要断经络,就要重创穴位,以“隔气血之通路,使不接续,壅塞气血之运转,使不流通。”

  张维波:中医的穴位,它实际上是身上人体上一些反映比较敏感的一些点,一些部位,那么当我们刺激这些部位的时候,我们会产生一些反映,一些变化。那么这些点呢,我们就是叫它穴位。

  张建光:点穴是闭交通之道,断它运输之功。关闭了他交通之道之后,他通过四肢上的这些经脉,反映到内脏,最后使人产生不同的伤害。”

  主持人:然而呢,西医在进行了大量的人体解剖之后,并没有发现经络的存在,即便是用几十万倍的电子显微镜也找不到丝毫的踪迹。所以说,现代医学它是以西医为主导的,因此说,否认经络的存在,就成为了一种主流的说法。那么好,既然经络不存在的话,那么依附于经络而存在的穴位就成了无稽之谈,穴位如果不存在,那哪来的点穴呢。但是,虽然说西医并没有找到经络存在的证据,那么我们是否就说,经络和穴位真的不存在吗?

  虽然现代医学不承认经络和穴位的存在,但是,在生活当中,我们似乎又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。就像这足底按摩,就是靠中医所说的穴位起作用的。这些不可名状的经脉路线和穴位点,在若隐若现之中,不时地浮现在人们的面前。

  记者:就是说脚上大概有多少个穴位?

  按摩技师:有68个,总共就是,然后我们做,一般就是做64个。如果说他肾不好的话,他的反射区,下面出现有一种颗粒状,从我们手感上能感觉出来他的肾不怎么好。

  张维波教授是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一个课题组的负责人,长期从事针灸经络的生物物理学研究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张维波认识了张建光,一个念头从张维波心中悄然生起,能不能从点穴的角度来说明穴位对经络是起作用的,从一个侧面来推论经络是可能存在的呢?

  经过短暂的说明,张建光大致明白了猪的穴位。由于条件的限制,最后只能把野猪放在笼子里面点。

  这次要点的是位于猪臀部一个叫大胯的穴位。如果用针刺激它,可以治疗猪瘫痪和闪伤等病症。

  试验开始了。

  第一次没点到猪,失败。
第二次点猪成功。但是猪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张维波:你觉得刚才那个点中了吗?

  张建光:点中了。估计不大行。

  看到被点之后依旧活蹦乱跳的小野猪,在场的人心里不经打起鼓来,这是什么原因呢?是张建光点穴的功夫不到家,还是根本就没有点穴这回事?难道真的不存在穴位和经络吗?但是,在这之前做的一系列试验确实能够说明穴位是有可能存在。

  这个试验是在给野猪点穴的一个星期前进行的,是张维波课题组众多试验中的一个。

  黄涛:在这个手上,选了两个点,一个点是传统意义上,在经络线上的一个穴位。另外一个点是非穴位,在这个区域是没有穴位的。我们通过刺激这两个不同的穴位,来观察刺激之后,血流的改变情况。我们就是想通过这个试验来确定穴位与非穴位之间有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张建光:我点的都是已知的传统的,或者是经典的线上的穴位。

  黄涛:你要作对比的穴位在哪个位置呢?

  张建光:在这个地方,这是没有穴位的。

  今天的试验从非穴位开始,试验的志愿者是来自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。这些未来的医生,在走出校门之前,会经常来这里担当志愿者。

  随着红色光标在悄然无声中移动,手掌上任何一点细小地变化都被多谱乐血流仪记录下来。显示屏中绿色的部分是表示血流量的运行情况。

  黄涛:第五幅图,除了局部温度仍然有一定的升高之外,全手,整个手,包括食指、拇指,它都有温度增高的线状或者带状的这样一个区域。那么我们看非穴位的,我们到第五幅图的时候,那么我们可以看出来,只是在局部,这是针,针在这个地方。在局部,它有一个温度升高的点,而在其它的地方,真正的食指、拇指这个区域,没有明显的温度升高。我们只是提出这样一个假说或者一个可能,就是针刺了穴位之后,它不仅仅是在局部,穴位局部,这个血流有变化,而且它会沿着这个经络线,它有一个扩散或者移动的一个倾向,或者是说,这个穴位是人精气聚集的地方,这个理论有一定程度是吻合的。

  人们在第一起商量。决定第三次点穴。

  前两次试验没有结果,人们决定再做最后一次尝试。为了效果明显,这次决定点猪的一个重要的穴位。

  这次要点的是猪背上的穴位——身柱。

  张维波介绍猪的穴位:身柱它这个穴位,实际上跟人的穴位也是比较接近的。这个穴位它也是咱们督脉上的一个穴位,可能会对生命中枢,一些呼吸中枢,这些方面,可能会产生一个刺激,或者一些影响。

  第三次点猪

  张维波:点中了吗?

  张建光:好像是点中了,完全点中了。这不行,这个。估计不行。

  张维波:老师,一般点中了多久出效果啊?

  张建光:这哪知道,这从来没点过。

  第三次的试验结果,让人们彻底的失望了。这么重要的穴位怎么说也能产生效果。那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呢?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是点穴,还是穴位本身?

  五分钟后

  就在人们怀着失望的心情准备离开的时候,张维波突然发现,有情况发生了。猪变得有些迟钝了。与前面一碰就跑的情形相比,情况大不一样了。

  十分钟后

  是不是经过人们三番五次地折腾,这头小野猪累了呢?然而,任凭张维波怎么拨弄它,小野猪已经完全丧失了当初暴躁的野性,完全不动弹了。而这并不像是小野猪累了的表现,难道真的是点穴起作用了吗?

  尽管小野猪的状态让人们松了一口气。但是,人们还是有些顾虑,刚才张建光击打的地方是督脉上的一个穴位,而这个点靠近猪的脊髓骨,如果脊髓骨遭到破坏,也会引起小野猪动作失控。现在的情况,究竟是点穴起的作用,还是打击脊髓骨造成的呢?

  十五分钟后

  这时,人们发现小野猪的左后腿已经明显地弯曲了,而这条腿上部的穴位,在第二次试验的时候被点过。由此看来,第二次的试验确实成功了,只是小野猪的症状姗姗来迟而已。这时候的人们才真正相信点穴对穴位和经络是有可能起作用的。

  三十分钟后

  小野猪终于支持不住,趴下了。

  小猪:不行,我实在抗不住了。虽然我趴下了,但是我挺了三十分钟,也没给咱们野猪丢脸。今天就算是给人类的经络学研究做点贡献吧。

  主持人:

  “小野猪被点住了,应该说试验取得了成功。这也从某一个侧面证明了点穴可能是真的存在。但我们知道,这个试验,它被点的对象是一只小野猪,但是,人的结构、人的经络穴位肯定跟小野猪是不一样的,同样的指法,用在人的身上,到底能不能行呢?我们人的身上是否真的有什么笑穴、哭穴、死穴呢?这一切欢迎大家收看下期的《走近科学》。”

点穴真的能把人给定住吗?会不会像影视作品当中所描写的那样,只要人一旦被点中之后,当时就呆若木鸡了呢?张云来今年31岁,是北京市朝阳区邮政局的一个工作人员,喜欢散打的他与很多的练武者一样,从小就对点穴功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但是,自从练习散打以来,张云来拜访了很多的师傅,却没有一个人会点穴。由于从来没有真正见到过,张云来对神奇的点穴也就产生了怀疑。因此,张云来找到张建光,一定要亲身体验点穴。接下来的点穴试验中,能够把野猪点住的张建光,是否能够点住抗打击能力很强的张云来?点穴之后的张云来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?

  主持人:朋友们,大家好,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《走近科学》。今天我们接着上集的内容给大家讲一讲点穴。点穴这门神奇的传说中的功夫,现实生活当中有没有呢?在上集节目当中,我们请到的张建光,他在一只小野猪身上给我们表演了一下点穴。果真,三十分钟后,这个小野猪身上就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,它倒下去了。看到这,可能有些朋友会在想,毕竟这个小野猪,它个头很小,它无法跟我们成年的一个正常人相比,在它身上有效,在人身上也同样有效吗?而且它是三十分钟之后才见效的,那么使用在人身上的话,会多长时间呢?那么会不会像一些影视作品当中所描写的那样,只要你一被点之后,这个人当时就呆若木鸡了呢?

  2006年6月的一天中午,北京郊区一片安静的小树林里,来了三个人,其中一个就是在上一集节目当中,给野猪做过点穴试验的张建光。

  张建光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还是要点穴,所不同的是,今天被点的对象换成了人。

  这个看上去身材有些瘦小的人名叫张云来,就是张建光要点的对象。张云来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让张建光点穴?点穴之后的张云来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?

  张云来今年31岁,是北京市朝阳区邮政局的一个工作人员,每天的工作就是骑车给管辖区内的单位收发报刊和邮件。

  每天下班之后,张云来并不急于回家,而是来到离家不远的一个树林里,喜欢散打的他每天都要来这里练习。与很多的练武者一样,张云来从小就对点穴功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在武坛的趣闻当中,最神奇的技击之术莫过于点穴法了。传说中,点穴可以随心所欲,只要一指点中穴位,就能使对手或哭笑不止,或呆若木鸡,伤残致死。这种难以捉摸的技击之法,以它的神奇,诱人羡慕不已。

  武冬:点穴术客观存在和它的技术精妙,是人人向往的。所以为什么有些拳家讲,是拳手之梦想。你试想,如果我们经过一个艰苦的搏击,打了很长时间才取胜对方,不如举手投足这一点,来得容易。

  但是,自从练习散打以来,张云来拜访了很多的师傅,却没有一个人会点穴。由于从来没有真正见到过,因此张云来对神奇的点穴也就产生了怀疑。

  张云来:点穴只在书里和电视里看过,从来不知道真正的点穴和书里、电视上的描写是否相近,或是一样。当时就很疑惑,也怀疑。

  喜欢上网的张云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网上认识了王洋,两人开始了电话沟通。
王洋是北京市一家建筑公司的职员,从八岁开始学习武术,练习点穴也有七年的时间。当张云来知道王洋会点穴功夫时,非常地兴奋。

  王洋:包括电话里接触也好,包括聊天也好,也说这个事情。最后也谈到点穴这块,包括也说这东西究竟存在不存在。

  张云来:点穴如果点完人到底怎么样,因为从来也没见过,所以我就特别想试试。

  王洋:他自己想试试,感受感受。一开始我也没答应这事。

  对于练习点穴的人来说,要找到一个实习的对象是非常困难的,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并不了解点穴,是不会轻易让人点的。

  而这次是张云来主动提出来要王洋点穴,面对这么好的机会,王洋为什么还会犹豫不决呢?

  王洋:因为穴道和经络这是相关的,直接它本身通过这个穴位,和神经的密集点,等于是伤害了对方的内脏,或者说一些重要的器官。

  张建光:比如说伤到了手太阴肺经的穴道之后,那么这个人慢慢地可能会咳血,他首先会咳嗽,完了他会咳血。

  主持人:李小龙的电影真的是非常棒。因为他的电影,我们中华武术才得以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发扬光大。但是我们也都知道,李小龙他最后是暴病身亡,三十三岁的时候,就突然离开人世。所以对他死因,外界始终有种种的猜测。比如说,李小龙的死,有人认为就是药物过敏。有人认为可能是练功过度。甚至有人说,他可能是纵情于声色。不过在这其中,还有一个说法,就是他是被人用点穴功夫给谋害的。如果这种说法是真的话,那么点穴的这个功夫对人体伤害到底有多大?

  按照点穴术的理论,经络是气血运行的通道,点穴就是重创对手经络上的穴位,致使对手气血阻塞,失去抵抗能力,从而达到制服对手的目的。那么,气血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物质呢?它被阻塞后,真的会给人体带来巨大的伤害吗?

  张维波:我们如果用现在的这个概念来诠释这个气血的话,它还是人体的一种生命的信息,和能量的一种流动,那么具体讲的话,我们包括比如说血液实际上也是气血的一部分,另外我们还知道,组织液和其他的体液的流动也是这个气血的一部分。

  张建光:气血运行呢,就像一个河渠一样,就像流水的河渠一样。血跟水是不一样的,血是凝固的,水倒在地上就渗下去了,血是凝固的,血倒在地上不会渗下去的,它会凝固在这上面,它在血管里,包括在经脉当中是一样的。点中之后,如果有一块形成了在这个经脉气血当中形成了死穴之后,它逐步逐步会把这些流动的血液都会把它粘连在一起,这样呢,你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了。

但是,就凭这手指间神奇地一点,真的能够把看似无形的气血给封闭住吗?
 张建光是王洋的师哥。这一天,他俩来到中医针灸研究所找到张维波教授,希望通过仪器来测试一下被点穴之后的情况,毕竟点穴是否能够封闭人的气血,专家对此一直是半信半疑,而他俩也只是理论上的认识,并没有真正从仪器上见到过。张维波欣然答应了他俩的要求,并请来了实验室的负责人张栋教授一起来主持这个试验。

  张栋:这是一个红外热像系统,红外热像就是说可以把物体的表面温度分布,通过红外探测器给它形成一个图像。点他的穴位以后,如果说有这种效应的话,那么它可以局部产生作用,远端也可以产生作用。

  这次试验要点的是曲池穴。曲池穴有疏风解表、清热利湿、调和肠胃的功能。

  第一个接受试验的是本片的编导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等待着从未尝试过的一点。

  随着王洋的手指看似不经意的一点,编导整个手臂的前端在瞬间变硬,如同游泳时脚部抽筋一般,而手指也有些不听使唤。

  王洋:怎么样,刘编辑,被点穴以后什么感觉?

  刘编辑:就是觉得这一块挺硬的,这肌肉。

  由于编导点的是右手,那么,左手被点后的情况与右手是否一样呢?第二个试验在王洋的左手上进行。

  刘编辑:感觉好像,怎么说呢?这条手臂整个是麻的,麻木的。

  第三个试验是用红外热像仪测试血流量的变化。张维波教授的任务是主持试验,但是他认为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,就要亲口尝一尝,因此他自告奋勇担当第三个试验者。

  王洋:点穴怎么样,有什么感觉?

  张维波:有痛,也有麻木的感觉。仲,发仲。酸胀。酸的感觉。有胀的感觉。

  与前面两个试验一样,第三个试验也是进行十五分钟。电脑每隔一分钟扫描一张图,手臂上任何细小的变化都会被记录下来。

  点穴真的能够封闭住气血的运行吗?这也是专家们急于想知道的。虽然曾经做过野猪的点穴试验,从结果上看,点穴对野猪也似乎有作用,但那是从表象上看到的,并没有用仪器来测试。因此这次测试的结果大家尤为关心。

  右手上臂红色的部分在减退,而前臂上两条线的红色在急剧地加深,这说明右手前臂的温度,似乎正沿着经络线在升高。

  左手的前臂,红色的变化没有右手明显,但是上臂中,红色的部分在明显地减退,这说明上臂的温度在降低。

  张栋:点穴以后的三分钟,点穴以后的六分钟,这是点穴以后的十五分钟。

  血流量的图中,前臂的绿色在增加,上臂的蓝色也有所加深,而这与前两个试验的结果不谋而合。

  而这手的前臂温度在增加,上臂温度在降低的现象,又在说明什么问题呢?

  张栋:点穴确实还有一定的作用,有一定作用呢,主要呢,可能是,按中医理论讲,就是阻断了气血的运行。

  在试验中我们发现,不管是点人还是点猪,张建光师兄弟采用的都是用手指敲打,而不是我们熟悉的用手指点,这其中有什么样的讲究吗?

  王洋:武术中它应该客观点讲,不应该叫做点穴,应该叫做打穴,技击应该叫做打穴,打穴呢,怎么说呢不一定非得要用,手指当然可以用,在合适的穴道用手指更合适,有些穴道可以用掌,甚至可以用指节,可以用拳,甚至可以用掌心振动一些穴道,这叫打穴。

  由于怕伤着张云来,王洋一直没有答应给他点穴的要求。然而,张云来的态度非常坚决,甚至提出万一出了事,全由自己承担。王洋思来想去,决定找师哥张建光帮忙。

  虽然张建光从来没有见过张云来,但是被张云来的执着所感动,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。四天后的中午,三个人相约来到了这片小树林。

  点穴之前,张云来提出了一个要求,点穴在双方比武的状态下进行,这让张建光感到为难,他担心在运动中不好控制,交手中万一点中了张云来的重要穴位,会给对方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  主持人:我们中华武术的的确确很符合我们的一些道德传统。比如我们的仁,比如我们的爱。所以说,在我们的武术当中,就会提到一个什么概念呢? “八打八不打”。“八打”指的是什么呢?可以让敌人很疼痛,失去反抗能力,但绝不会要命的一些部位。比如说我们的眉头,我们的人中,或者是我们的软肋。但是呢,“八不打”指的是哪呢?“八不打”就指的是,我们像肋骨联合处,我们软肋硬肋的接合处。包括我们后面,我们肾脏所在的位置。这都是我们中华武术当中很忌讳的地方,不能够打的,因为这样打下去,会要了人命的。

  武术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它的技击价值。在武术的发展过程中,博大精深的中医理论起到了深远的影响。“拳起于易,理成于医”这句武林谚语,就是对这种影响最恰当地概括。而同源于中医理论的点穴,在实战当中与武术的“八打八不打”之间会有异曲同工的地方吗?

  张建光:像有些死穴,一般是不能点的。死穴是不能点的,死穴点完之后,即使这个人不死,也会出现很大的问题,所以一般死穴不点。

  按照中医的理论,人体周身大约有单穴、双穴、经外奇穴等共计720多个。在这些穴位中,有300多个是重要穴位,其中有72个穴位被点击后不至于致命,其余的36个穴位是致命穴,俗称“死穴”。

  张维波:现在就是咱们身上的主要的重要的穴位是有300多个,它分布在全身的不同的部位。有些部位因为它靠近一些比较重要的/咱们的脏器,所以说如果对这些部位进行重刺激,比较大的力量的刺激,那么有可能会产生一些比较严重的效果,就是不好的效果/可能导致人的这种损伤,或者瘫痪。

  张建光最后决定点张云来的章门穴。章门穴所在的经络从头部向下经过肝脏,贯通全身,点穴后如果有效果,可以拦腰阻断人体上下运行的气血。

  虽然张云来一再强调,作为一名散打选手,他身体的抗打击能力很强。但是,为了慎重起见,张建光还是决定让在静止的状态下点穴。完了之后,如果张云来还要坚持,再进行运动中的点穴。

点穴即将进行。此时的张云来尽管信心很足,但心情还是有些紧张,他紧握双拳,绷足了劲。有着多年抗打击能力训练的他,能抵抗得住吗?
张云来被点倒,非常痛苦。

  张建光:你怎么样?你放松,你放松。你先松下来。

  从慢动作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,张建光用的力并不大,手指关节只是在张云来的腹部快速地擦过去。

  张云来被点穴之后痛苦地坐在地上,这与影视作品中,人被点穴之后一动不动完全不一样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张建光:像这种影视作品的一些东西,是不可能实现的,包括影视作品里,说有笑穴,点完之后,人大笑之后而死,实际上在现实当中是不可能的。

  张云来痛苦的表情,张建光师兄弟扶他坐在地上。

  王洋:不行,大哥,把他架起来。得架起来。

  张建光:你放松,你放松,松开来。

  王洋:你松我身上,放松。

  本来张建光只打算用两成的力来点穴,但是,毕竟实战经验太少,张建光没有把握好力度,出手有些重。张云来过度的反应,让师兄弟俩有些紧张,他不会出什么事吧?

  坐下之后,开始给张云来解穴。解穴就是在相关的穴位上,通过拍打,按摩等手法把穴道给疏通开来。穴道自然畅通之后,就不会留下后遗症。

  十五分钟后、二十五分钟后。

  解穴之后的张云来,经过短暂的休息,慢慢地缓过劲来,脸色也比之前好多了。

  张云来:

  有一股劲从这里蹿过去。胸闷/胸闷是吧/然后没劲/痛不痛啊?开始痛,现在好多了。

  四十五分钟后。

  张云来作为一名散打爱好者,这腹部被点与腹部挨一拳的感觉是一样的吗?

  张云来:那种打一拳,有时候,这受一下重击之后,可能有些痉挛,但你如果做一些抗打击的训练,你这一拳基本上能抗得住。点穴的这股劲,好像一个东西钻进去一样,透进去一样,一股力量,跟那个完全不是一回事。现在感觉确实有这种东西存在。

  专家们说,节目中的点穴和各种试验只是几个个案,要想从本质上确定点穴的存在,还要用现代的科技手段来研究。

主持人:这门功夫的传人,他们始终有一个信条,那就是“祖辈留下绝妙技,不可乱传恶歹人”。就是说,他们在挑选门徒的时候,这入门的条件是非常苛刻的。首先得考察你这人德行,你的悟性,你的才干怎么样。如果你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,或者是天生暴力性格,喜欢以暴制暴的人,是绝对不会把这门功夫传授给你的。好,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《走近科学》,下期节目,我们再见。




分享到: